【浅谈“侘”之一】“侘”与“寂”

ぬばたまのわが黒髪に降りなづむ天の露霜 取れば消につつ
——《萬葉集》
天降霜露吾黑发,取其掌中即融化。
——《万叶集》

“寂”、“物哀”与“幽玄”并列为日本三大美学概念,其对于日本文明重要性无异于古希腊的“适当”(prepon)、“合式”(decrum)与“适宜”(aptum)组成的“完美”。
而“侘”这一概念却不存在于这三大概念之中,由美国学者Leonard Koren(1948—)合成的“侘寂”则在建筑美学上流传甚广,合起来被传为“残缺、不完美”,但从根本上,“侘”与“寂”表达的意境是有所不同的,也不只是“残缺、不完美”的意思。而某些日本著作如大西克礼的《风雅论》等均将“侘”写作“佗”,这也导致了对“侘”本身的理解缺失。
我们先从“侘”的起源讲起。

思君而不得,只有海浪一波波,岂不更侘么?
——《万叶集》卷四第618首

“岂不更侘么”的“侘”原文是“さびし”,在此处作形容词,表达寂寞孤独之意。
由此例可以看出,在古日本文献当中,“侘”指的是一种并非自愿的离群索居抑或是孤独一人的状态。
在室町时代开始,真正的“侘”才诞生了——“さび”开始被“侘”所标记。
“さび”仍在被使用,但其含义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さび”依然是离群索居,艰难困苦的一种状态,但却隐含了类似汉语“安贫乐道”的含义。即是虽然清贫,但这种清贫是一种风雅的清贫。乍一看与中国陶渊明等人的生活哲学倒有几分相像。“さび”在此时已经从一种简单的状态成为了一种对于生活的哲学与审美。
而“侘”此时又有了不同的含义。

一、“不求一物、不持一物。”

在汉语中,“侘”这个字也属于生僻字,通常与“傺”一字组成“侘傺”一词:

惨郁郁而不通兮,蹇侘傺而含戚
——《九章·哀郢》
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离骚》

此处“侘傺”作为一词表达的是失意郁闷的心境,但在日语中,“侘”一字被单独提出,显然是基于“侘”一字“亻”与“宅”组合而成的“人在宅中”的会意性理解。那么在此理解下的“侘”,就不仅仅是“孤独、寂寞”之意了。关于这一点,千利休的孙子、江户时代初期的茶道及“侘茶”的代表人物寂庵宗泽在《禅茶录》一书中,明确谈到了他对“侘”的理解——

物有所不足的状态,就是茶道的本体。作为一个人,不与俗世为伍,不与俗人为伴,不喜万事齐备,以不尽如意为乐。这才是奇特的屋人。

千宗旦在这里使用了“屋人”这个词,“屋人”就是“侘人”。“屋人”强调的是“人在宅中”或“人在屋里的空间存在状态。“屋人”“不与俗世为伍,不与俗人为伴”。
寂庵宗泽的进一步阐述更加阐明了对“侘”的理解:

综观之,不自由的时候不生不自由之念,不足的时候没有不足之念,不顺的时候没有不顺之感。这就是“侘”。因不自由而生不自由之念,因不足而愁不足,因不顺而抱怨不顺,则非“侘”,而是真正的贫人。

综上所述,在这一层含义之中,“侘”是对俗世脱离的向往对不完美的向往对不完美的享受

二、狭小、自然与朴素

“侘”在此处是一种空间美学,是一种“孤独寂寞”的空间美学,更多的是指一个自由自在的空间,也与“人在宅中”的会意性理解息息相关。
南坊宗启在《南坊录》中,谈到绍鸥的“侘茶”的本质时也谈到并使用了“屋”或“茅屋”的比喻:

绍鸥的侘茶,其精神实质,可以用《新古今集》中定家朝臣的一首和歌来形容,歌日:“秋夕远处看,鲜花红叶看不见,只有茅屋入眼帘。”鲜花红叶比喻的是书院茶室的摆设。现在鲜花红叶都不见了,放眼远望,深深咏叹,呈现在眼前的是“无一物”的境界,只看到了海岸上一间寂然孤立的茅屋。这就是茶的本心。

侘的空间美学,注重在“空间”本身,正如久松真一等人的理解,“侘艺术”就是无中生有的境界,而“侘人”之所以能够创作“侘艺术”,是因为“人在宅中”,人拥有了一个自由的空间。
此处虽说人被“宅”所束缚,人在宅中却是自由的,正因为是“自由自在的空间”或是狭窄的空间,人得以进入禅宗“本来无一物”的体验。

三、“君子之交淡如水”

此处的“侘”,指的是一种在多人杂处中的侘,是在人群中保持自我,与人交往“不打扰各自本心”的原则,这一点将在下一期细讲。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1、王向远,东岳论丛 JuJ.,2016Vo1.37No.7 2016年7月(第37卷/第7期),《日本的“侘”“侘茶”与“侘寂”的美学》
2、王向远,《风雅之“寂”——对日本俳谐及古典文艺美学一个关键词的解析》,北京吉版图书有限责任公司
3、[日]大西克礼,《日本风雅》,北京吉版图书有限责任公司

【Muses’ Music 6】Four dead in Ohio

There never was a good war or a bad peace.
——Benjamin Franklin
从来就不存在好的战争,也不存在坏的和平。
——本杰明·富兰克林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Abraham Lincoln
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必永续于世。
——亚伯拉罕·林肯


1970年5月4日美国俄亥俄州肯特城肯特州立大学学生正在进行进行反对美军进入柬埔寨的抗议活动,国民警卫队向骚乱学生在13秒内射出67发子弹,造成4名学生死亡,9名学生受伤,其中一人终身残废。

枪击案在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响:全国有四百万学生罢课,上百所大学、学院、中学因此关闭。当民众已经对美国参与越南战争议论纷纷时,这次枪击案更深远的意义是,它影响了民众对于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的看法。
摘自:维基百科

向人民举起枪的政府,皆不可饶恕。
让人民举起枪的政府,终万劫不复。

言语的力量,实在可畏。
其力量万军所不及,
但总有不自量力之者试图用枪炮将其掩盖。
枪炮之后,方知欲盖拟彰。
而还欲将这枪炮声掩盖的,就更加可笑了。

言语的力量,实在薄弱。
其精神终被遗忘于时代之潮。
虽总有求知旅人将其挖掘,
但言语的创造者终究不会将其记起,
而这便是可笑之人的胜利。

然后,就是太平盛世。

自左上顺时针方向:德浪河谷的美军;1968年春节攻势中南越陆军保卫西贡;北部湾事件后两架A-4天鹰式攻击机对北越进行轰炸;1972年复活节攻势中南越陆军夺回广治;第一次广治战役中逃散的平民;1968年戊申顺化屠杀300名遇难者下葬。

战争的意义是什么呢?
无论是萨达姆还是肯尼迪,
无论是越南战争还是两伊战争,
都告诉我们,
战争不过是服务于意识形态和政治的工具而已,
而不是什么神圣的斗争。
不要成为牺牲品了。
不管是为了开始还是结束。
啊,即使是留下《葛底斯堡演说》的伟大总统,
他的战争,是单纯为了“正义”吗?

附歌词:

Tin soldiers and Nixon coming,
锡兵和尼克松来了,
We’re finally on our own.
我们最后要靠自己的力量了。
This summer I hear the drumming,
这个夏天我听到了鼓声,
Four dead in Ohio.
四个学生倒在了俄亥俄。
Gotta get down to it
我们将为他们斗争到底,
Soldiers are cutting us down
即使士兵将我们扫倒。
Should have been done long ago.
我们早该站起来了。
What if you knew her
如果你是她的朋友,
And found her dead on the ground
发现她陈尸于地,
How can you run when you know?
你怎么忍心就此离开?
Gotta get down to it
我们将为他们斗争到底,
Soldiers are cutting us down
即使士兵将我们扫倒。
Should have been done long ago.
我们早该为此发声。
What if you knew her
如果你是她的朋友,
And found her dead on the ground
发现她陈尸于地,
How can you run when you know?
你怎么忍心就此离开?
Tin soldiers and Nixon coming,
锡兵和尼克松来了,
We’re finally on our own.
我们最后要靠自己的力量了。
This summer I hear the drumming,
这个夏天我听到了鼓声,
Four dead in Ohio.
四个学生倒在了俄亥俄。

翻译:萤火 & 画师

注:让人民举起枪指鼓吹战争、发起战争以及侵略别国,亦可以理解为侵略国逼迫他国人民举枪。

【LZ‘s Café】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林少华译本)节选(略删改)

十一点半有两位女性结伴来图书馆,身穿同样颜色同样款式的蓝牛仔裤。个子矮的头发弄得跟游泳运动员一样短,个子高的头发编成辫。鞋都是散步鞋,一双是耐克,一双是阿西克。高个儿看上去四十光景,矮个儿似乎三十左右。高个儿花格衬衫戴眼镜,矮个儿则是白色衬衣。双方都背着小背囊,脸色如阴天愁眉不展,话语也少。大岛在门口存行李,她俩颇不情愿地从行李中取出笔记本和笔。

俩人一格一格地看书架,认真查看借阅卡,不时往本本上记什么。书不看,椅子不坐。较之图书馆读者,更像检查库存的税务署调查员。大岛也捉摸不出这俩人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他朝我使个眼色,略微耸了耸肩。极其审慎地说来,预感不大妙。

到了中午,大岛在院子里吃饭,我替他坐在借阅台里边。

“有件事想请教。”女性中的一个走过来说道。个子高的。硬邦邦的声调,令人联想到忘在餐橱尽头的面包。

“啊,什么事呢?”

她皱起眉头,以俨然注视倾斜画框般的眼神看我的脸:“喂喂,你怕是高中生什么的吧?”

“啊,是的。在这里实习。”我回答。

“能把哪个多少懂事的人叫来?”

我去院子里叫大岛。他用咖啡缓缓冲下嘴里的食物,拍去膝头掉的面包屑,这才起身走来。

“您有什么要问的?”大岛热情地招呼。

“实话告诉你,我们组织是站在女性的立场,对日本全国公共文化设施的设备、使用便利性、接待公平性等情况进行实地调查。”她说,“计划用一年时间实际跑遍各类设施,检查设备,将调查结果写成报告公开发表。许多女性参与此项活动。我们负责这一地区。”

“如果您不介意,愿闻贵组织名称。”大岛说。

女性递出名片,大岛不动声色地仔细看罢,放在台面上,而后抬起脸,漾出华丽的微笑凝视对方。那是极品级的微笑,足以使身心健全的女性不由得脸颊上飞起红霞,然而对方眉毛都不动一下。

“那么,如果从结论说起,遗憾的是可以发现这座图书馆有若干问题点。”她说。

“就是说,从女性角度来看喽?”大岛问。

“是的,是从女性角度来看。”她清了清嗓子,“想就此倾听一下经营管理者方面的高见,不知意下如何?”

“经营管理者那样神乎其神的人物这里并不存在。如果本人可以的话,但请直言不讳。”

“首先一点,这里没有女士专用的卫生间。不错吧?”

“一点不错。这座图书馆没有女士专用的卫生间,而是男女兼用。”

“纵然是私立设施,既然是面向公共开放的图书馆,作为原则恐怕也应该将卫生间男女分开。不是么?”

作为原则。”大岛确认似地重复对方的话。

“是的。男女兼用卫生间有各种各样的harassment。根据调查,大部分女性对于男女兼用卫生间确实地感到难以使用。这显然是对妇女使用者的neglect。”

“Neglect。”大岛出现一脸吃错什么苦物的表情。他不大中意这个词的发音。

“有意忽视。”

“有意忽视。”他又复述一遍,就这句话主语的阙如思索一番。

“这点您是如何考虑的呢?”女性克制着隐约透出的焦躁。

“您一眼即可看出,这是座非常小的图书馆。”大岛说,“遗憾的是不具有足以修建男女分用卫生间的空间。自不待言,卫生间男女分开再好不过。可是眼下使用者并未就此抱怨。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图书馆没有那么拥挤。如果二位想要追究男女单用卫生间问题,那么请去西雅图的波音公司提出超大型喷气式客机的卫生间问题如何?比之我们图书馆,超大型喷气客机要宽大得多,拥挤得多,而据我所知,机舱内的卫生间一律男女兼用。”

个子高的女性眯缝起眼睛注视大岛的脸庞。她一眯缝眼睛,两侧颧骨陡然水落石出,眼睛亦随之上蹿。

“我们现在不是在此调查交通工具。干嘛风风火火地提起超大客机来?”

“超大客机的卫生间为男女兼用,原则性地考虑起来,二者产生的问题岂不如出一辙?”

“我们是在调查每个具体的公共设施的设备,并非来这里谈原则的。”

大岛终究不是柔和的微笑:“是吗?我以为我们正在就原则加以探讨……”

高个儿女性意识到自己似乎在哪里犯了错误,她脸颊略略泛红,但那不是大岛的性魅力所使然。她试图卷土重来。

“总之这里不涉及超大客机问题,请不要端出不相干的东西制造混乱。”

“明白了,飞机的事按下不表。”大岛说,“话题锁定在地面问题好了。”

她瞪视大岛,呼一口气后继续下文:“另外想请教一点:作者分类倒是男女单列。”

“是的,是那样的。编排索引的是我们的前任,不知何故,男女单列。本想重做一遍,但始终抽不出时间。”

“我们不是要对此说三道四。”

大岛轻轻摇头。

“只是,在这座图书馆内,所有分类无不是男作者在女作者前面。”她说,“依我们的想法,这是有违男女平等原则,缺少公平性的举措。”

大岛把名片拿在手里,又看一遍上面的字,放回台面。

“曾我女士,”大岛说,“学校点名的时候,曾我在田中之前而居关根之后——对此您发过牢骚么?叫老师倒念过一次了么?罗马字母的G在自己F的后面你气恼过么?书的68页尾随在自己的67页之后你闹过革命么?”

“和那个是两码事。”她语声粗重起来,“你一直有意识地扰乱话题。”

听得此言,在书架前继续做笔记的小个儿女性快步赶来。

有意识地扰乱话题。”大岛就像是给字加粗体似地重复对方的话。

“难道你能否认?”

“red herring。”大岛说。

姓曾我的女性微微张着嘴,不置一词。

“英语中有 red herring这一说法,意思是虽然妙趣横生,但距谈话主题略有偏离。红色的鲱鱼。至于这一说法何以产生,鄙人才疏学浅自是不知。”

“鲱鱼也罢竹荚鱼也好,反正你是在扰乱话题。”

“准确说来,是analagy的置换。”大岛说,“亚里士多德认为对于雄辩术乃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这种斗智性的把戏在古代雅典市民的日常生活中深受欣赏并广为应用。十分遗憾的是,在当时的雅典,‘市民’的定义中不包含女性……”

“你存心挖苦我们么?”

大岛摇头道:“听清楚,我想奉告二位的是:倘若有时间来这座小城的小型私立图书馆嗅来嗅去,在卫生间形态和借阅卡片上吹毛求疵,那么不如去做对保障全国妇女权益更有效的事情——那样的事情外面比比皆是。我们正在为使这座不起眼的图书馆发挥地区性作用而竭尽全力,为爱书的人士搜集提供优秀读物,并尽可能提供富有人情味儿的服务。您或许有所不知,这座图书馆在大正时期至昭和中期诗歌研究资料的收藏方面,纵令在全国也受到高度评价。当然不完善之处是有的,局限性是有的。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在尽心竭力,较之我们做不到的,不如将目光投在我们做到的地方,这难道不才是所谓公正吗?”

高个儿女性看矮个儿女性,矮个儿女性仰看高个儿女性。

矮个儿女性这时开口了——第一次开口——声音尖利高亢:“归根结底,你口中无非内容空洞的意在逃避责任的高谈阔论,无非以现实这个方便好用的字眼巧妙美化自己。若让我说,你是个百分之百的男性性pathetic的历史例证。”

pathetic的历史例证。”大岛以钦佩的语气加以复述。可以听出他对这一说法相当中意。

“换言之,你是作为典型的歧视主体的男性性男性。”高个儿掩饰不住焦躁感。

男性性男性。”大岛依然鹦鹉学舌。

矮个儿置之不理,兀自滔滔不绝:“你以既成社会事实和用以维持它的自以为是的男性逻辑为后盾将全体女性这一gender变成二等国民,限制进而剥夺女性理应得到的权利。这与其说是有意为之,毋宁说是非自觉所使然。故而可以说更为罪孽深重。你们通过对他者痛楚的漠视来确保作为男性的既得权益,而在这种不自觉性对女性对社会造成怎样的恶果佯装不见。卫生间问题和阅览卡问题当然不过是细部,然而没有细部就没有整体,只有从细部开始方能撕掉覆盖这个社会的非自觉性外衣。这便是我们的行动原则。”

“同时也是所有有良知女性的共同感受。”高个儿面无表情地补充一句。

“ ‘有良知女性当中难道有和我同样遭受精神折磨和我同样苟且求生的么?’ ”大岛说。

两人沉默得一如并列的冰山。

“索福克勒斯的《厄勒克特拉》。经典剧作。我反复看了好多遍。另外顺便说一句:gender一词说到底是表示语法上的性,表示肉体上的性我想还是用sex更为准确。这种场合用gender属于误用——就语言细部而言。”

冰冷的沉默在持续。

“总而言之,你所说的在根本上是错误的。”大岛以温和的语调不容置疑地说,“我不是什么男性性男性pathetic的历史例证。”

“何以见得在根本上是错误的?敬请通俗易懂地予以指教。”矮个儿女性口气中带有挑战意味。

“免去逻辑的偷梁换柱和知识的自我卖弄,我就通俗易懂地说好了。”大岛说。

“洗耳恭听。”个高的说道。另一位略一点头,像是表示赞同。

“第一,我不是男性。”大岛宣布。

所有人瞠目结舌。我也屏住呼吸,瞥一眼旁边的大岛。

“我是女的。”大岛说。

“少开无聊的玩笑!”个子矮的女性呼出一口气说道。但感觉上那是必须有个人说句什么的口气,并不理直气壮。

大岛从粗棉布裤袋里掏出钱夹,拈出一枚塑料卡交给她。带相片的身份证,大概是看病用的。她看着卡上的字,蹙起眉头,递给个子高的女性。她也注视一番,略一迟疑,脸上浮现出递交凶签的表情递还大岛。

他把身份证收进钱夹,钱夹揣进裤袋,之后双手拄着台面说:“如二位所见,无论从生物学还是从户籍上说,我都不折不扣是女性。因此你的说法在根本上是错误的。我不可能是你所定义的作为典型的歧视主体的男性性男性。”

“可是…”个子高的女性想要说什么,但接不上词。个子矮的双唇闭成一条线,右手指拽着衣领。

“身体结构诚然是女性,但我的意识则彻头彻尾是男性。”大岛继续道,“精神上我是作为一个男性活着,所以嘛,你所说的作为历史性例证未必不对。我或许是个铁杆歧视主义者。只是,虽说我是这样一幅打扮,但并不是同性恋者。以性嗜好来说,我喜欢男性。就是说,我尽管是女性,但不是变性人。阴道一次也没用过,性行为通过肛门进行。阴蒂有感觉,乳头几乎无动于衷,月经也没有。那么,我到底歧视谁呢?哪位给我以指教?”

剩下的我们三人再次缄口不语。有谁低声咳嗽,声音不合时宜地在房间里回荡。挂钟发出平日里所没有的巨大的干巴巴的声响。

“对不起,正在吃午饭。”大岛莞尔笑道,“在吃金枪鱼三明治。吃到一半给叫来了。放久了,说不定会被附近的猫吃掉。这一带猫为数不少。因为海岸松林里有很多人扔猫仔。如果可以,我想回去接着用餐。失陪了,诸位请慢慢休息。这座图书馆对所有市民开放。只要遵守馆内规定,不妨碍其他读者,做什么悉听尊便。想看什么看个够就是。你们的报告书随你们怎么写。我们想无论怎么写,我们都不会介意的。我们过去没接受来自任何方面的补贴和指令,全凭自己的想法展开工作,以后也打算如此继续下去。”

大岛走后,这对女性面面相觑,继而觑我的脸。估计把我看成了大岛的恋人。我一言不发,闷头整理借阅卡。两人在书架那里低声商量什么,随即收拾东西回去了。她们的脸色十分僵冷,在借阅台我递给小背囊时也没说声谢谢。

不久,吃完饭的大岛折回,给我两根金枪鱼菠菜卷。我当午饭吃着,又烧开水喝嘉顿袋泡茶。

“我确实有点特别,”大岛把手轻轻放在我的肩上,“但基本上和大家是同样的人。这点希望你明白。我不是什么妖怪,是普通人,和大家同样感觉、同样行动。然而就这一点点不同,有时让我觉得如坠无底深渊。当然,想来这东西也是奈何不得的。”

他拿起台面上又长又尖的铅笔看着。看上去铅笔仿佛是他身体的延长。

“本来我就想把这个尽早找机会如实讲给你来着。较之从别的什么人嘴里听来,不如我亲口告诉你。所以今天算是个好机会。是这样的。倒是难说心情有多愉快。”

我点头。

“我就是你眼前的这样一个人,因此在各种场合各种意义上受人歧视。”大岛说,“受歧视是怎么一回事,它给人带来多深的伤害——只有受歧视的人才明白。痛苦这东西是个别性质的,其后有个别伤口留下。所以在追求公平和公正这点上,我想我不次于任何人。只是,让我感到厌倦的,是缺乏想象力的那类人,即 T.S. 艾略特所说的 ‘空虚的人们’。他们以稻草填充缺乏想象力的部位填充空虚的部位,而自己又浑然不觉地在地面上走来窜去,并企图将那种麻木感通过罗列空洞的言辞强加于人。说痛快点,就是刚才来的两个人那样的人。”

他叹息一声,在指间转动长笔。

“变性人也好,同性恋者也好,男性之上主义者也好,女权主义者也好,法西斯猪也好,共产主义者也好,克里什那也好,是什么都无所谓。无论打什么旗号,都与我毫不相干。我无法忍受的是那些空虚的家伙。面对那些人,我实在忍无可忍,以致不该出口的话脱口而出。就刚才的情况来说,本来可以适当应付一下打发走了事,或者找佐伯下来由她处理,她肯定笑盈盈对答如流。然而我做不到,不该说的要说,不该做的要做,无法自我控制。这是我的弱点。明白这为什么成为弱点?”

如果一一搭理想象力不够的人,身体再多也不够用。是这样的?”我说。

“正确。”说着,大岛用铅笔带橡皮的一端轻轻顶在太阳穴上,“确实如此。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我从心底畏惧和憎恶这些东西。何为正确何为不正确——这当然是十分重要的问题。但这种个别判断失误,在很多情况下事后不是不可以纠正。只要有主动承认错误的勇气,一般都可以挽回。然而缺乏想象力的狭隘和苛刻却同寄生虫无异,它们改变赖以寄生的主体、改变自身形状而无限繁衍下去。这里没有获救的希望。作为我,不愿意让那类东西进入这里。

大岛用铅笔尖指着书架。当然他是就整个图书馆而言。“我不能对那类东西随便一笑置之。”

【Muses’ Music 5】Our Dream, Our Will.

Real liberty is neither found in despotism or the extremes of democracy, but in moderate governments.
——Alexander·Hamilton
真正的自由不是建立在暴政抑或是极端的民主之上,而是建立在温和的政府之上。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国际歌》

 

汉密尔顿的故事,正是美国梦的故事。
出身低微,却才华横溢。
荡荡之勋,却死于非命。
这是他的梦,他为自己谱写的故事。
他的梦,给予了人们拥有自己梦想的权力。

How does a bastard, orphan, son of a whore and a
一个私生子,孤儿
Scotsman, dropped in the middle of a
婊子和苏格兰人的儿子
Forgotten spot in the Caribbean by providence
在加勒比海的不毛之地出生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家境贫困,捉襟见肘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scholar?
如何成了一个博学的英雄?

自建国之初,美国人便坚信,只要努力奋斗,便会获得更加美好的生活。
要迈向美好的生活,就要靠自己的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
汉密尔顿便是这一信条的忠实执行者。
是的,结局就算悲惨,但这才能算得上梦想不是么?
何必有同一个梦想,
不同的梦想,依然有同样的勤奋、勇气、创意与决心。
It’s our dream, our will, not yours, nation’s nor people‘s.

随着1804年总统大选的接近,汉密尔顿再次反对伯尔参选。伯尔向他下战书,要与之决斗,在决斗中,汉密尔顿受到了重创,于次日身亡。

附歌词:

How does a bastard, orphan, son of a whore and a
一个私生子,孤儿
Scotsman, dropped in the middle of a
婊子和苏格兰人的儿子
Forgotten spot in the Caribbean by providence
在加勒比海的不毛之地出生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家境贫困,捉襟见肘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scholar?
如何成了一个博学的英雄?

The ten-dollar founding father without a father
十美元上的国父没有父亲
Got a lot farther by working a lot harder
却走得这么远,这么努力
By being a lot smarter
变得这么聪明
By being a self-starter
变得自学成才
By fourteen, they placed him in charge of a
十四岁就管理着一个
Trading charter
贸易中心

And every day while slaves were being slaughtered and carted
当每天奴隶被屠杀运送漂洋过海
Away across the waves, he struggled and kept his guard up
他挣扎着也不忘保持警觉
Inside, he was longing for something to be a part of
内心深处他渴望着成为团体的一员
The brother was ready to beg, steal, borrow, or barter
准备好去乞讨,偷窃,借款和买卖

Then a hurricane came, and devastation reigned
这时一场台风来了,灾荒遍地
Our man saw his future drip, dripping down the drain
他看着一切,看着自己未来无望
Put a pencil to his temple, connected it to his brain
就提起一支笔,绞尽了脑汁
And he wrote his first refrain, a testament to his pain
写出了他的第一篇佳作,他痛苦的圣约

Well, the word got around, they said, “This kid is insane, man”
消息传开,人们说“这孩子简直超神”
Took up a collection just to send him to the mainland
于是筹集款项把他送去了大陆
“Get your education, don’t forget from whence you came, and
“去上学吧,别忘了你从哪儿来,
The world is gonna know your name. What’s your name, man?”
你会闻名世界。你叫什么名字?”

Alexander Hamilt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My name is Alexander Hamilton
我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And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
我还有千千万万的事情要做
But just you wait, just you wait…
你们就等着瞧吧

When he was ten his father split, full of it, debt-ridden
他十岁的时候父亲离家出走,负债累累
Two years later, see Alex and his mother bed-ridden
两年后,他和母亲一起重病卧床
Half-dead sittin in their own sick, the scent thick
在自己疾病的气息中濒临死亡

And Alex got better but his mother went quick
亚历山大痊愈了,但他的母亲没有

Moved in with a cousin, the cousin committed suicide
他搬去了表亲家,而表亲又自杀了
Left him with nothin’ but ruined pride, something new inside
什么都没留给他,除了新受伤的尊严
A voice saying
一个声音对他说

“You gotta fend for yourself.”(“Alex, you gotta fend for yourself.”)
“你得照顾好自己。”(“亚历山大,照顾好自己。”)

He started retreatin’ and readin’ every treatise on the shelf
他不再落魄,开始贪婪阅读一切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thin’ left to do
若他少些机敏
For someone less astute
就一定不会成这番大事
He woulda been dead or destitute
而会面对死亡或贫困
Without a cent of restitution
一分钱也得不到归还
Started workin’, clerkin’ for his late mother’s landlord
但他开始工作,帮母亲的房东管账
Tradin’ sugar cane and rum and all the things he can’t afford
交易着甘蔗,朗姆,他付不起的一切
Scammin’ for every book he can get his hands on
读着他能读到的每一本书
Plannin’ for the future see him now as he stands on
规划着未来,因为他看见自己站上了
The bow of a ship headed for a new land
一艘驶往新世界的船的船头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在纽约你能变得不同

In New York you can
在纽约你能
Be a new man— (Just you wait!)
变得不同——(等着瞧吧!)
In New York you can
在纽约你能
Be a new man— (Just you wait!)
变得不同——(等着瞧吧!)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在纽约你能变得不同——
In New York—
在纽约——
New York—
纽约——

Just you wait!
等着瞧吧!

Alexander Hamilton(Alexander Hamilt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We are waiting in the wings for you(Waiting in the wings for you)
我们等着你的到来
You could never back down
你永远都走不了回头路
You never learned to take your time!
你永远学不会慢下脚步!

Oh, Alexander Hamilton
哦,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When America sings for you
当美利坚为你歌唱
Will they know what you overcame?
它是否知道你经历的一切?
Will they know you rewrote the game?
它是否知道你重书了历史?
The world will never be the same, oh
世界将不复原状,哦

The ship is in the harbor now
船已经进入了港湾
See if you can spot him
看看你能不能发现他吧
(Just you wait)
(等着瞧吧)
Another immigrant
另一个移民小子
Comin’ up from the bottom
从底层爬出
(Just you wait)
(等着瞧吧)
His enemies destroyed his rep
他的敌人毁坏了他的声誉
America forgot him
美利坚得到了他

We fought with him
我们与他并肩战斗

Me? I died for him
我?我为他而死

Me? I trusted him
我?我信任他

Me? I loved him
我?我爱他

And me? I’m the damn fool that shot him
而我?我是那个蠢货,一枪崩了他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
我有千千万万的事情要做
But just you wait!
你们等着瞧吧!

What’s your name, man?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Alexander Hamilt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歌词来自:网易云音乐

【Muses’ Music 4】Who are we?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论语·颜渊》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they are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独立宣言》


歌曲背景:

1945年4月24日纳粹德国崩溃之际,德国第12军为了拯救被围困的第9军,没有按照希特勒的命令救援柏林,而是插入到德国第9军和苏联第1乌克兰方面军的中间,打开了一条生命通道,使得25000名德军和数千平民得以越过易北河向美军投降。

Who are we?
在易北河畔面对苏联第一乌克兰方面军的12军将士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
他们是谁?
纳粹、民族主义者、苏联红军的敌人、第三帝国罪恶的缔造者。
他们又是谁?
第9军的战友、孩子的父亲、母亲的儿子、第三帝国最后的防线。
战争的罪恶在于极端,而在战争中,没人可以解释我们到底是谁。
而在战争的最后,尤为混乱和无意义。
谁有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战呢?为了国家?为了正义?
更多是为了战争的终焉吧。
纳粹德国是野兽疯狂的野心所缔造的,但这不妨碍它的人民成为人。
世界太大,我们早已习惯于用群体来衡量每一个个人。
而在战争中,旗帜鲜明的人都倒下了。

他们都死在了斯大林格勒。

但是,我们没有停止呐喊,没有停止努力。
我们不是一个符号,我们不是一个群体,我们是人。
是啊,集体主义的威能,足以撼动天地。
但个人的力量,才让我们成为人。
以集体看世界,我们看到的是滚滚的车轮,一路向前,却又不断重复。
以个人看世界,我们看到的是真正的感情,波澜曲折,而又混乱无比。
停止斩钉截铁的大声宣告,他是谁,我是谁。
因为我们不永远是谁,也不永远成为不了谁。
我们都只是人。
哪有什么一成不变,哪有什么鲜明旗帜。
如果以集体视人,人就不复存在了,只余所谓“集体的步伐”了。
正如脚步划一的队伍脚步声也形同一人。
在符号之下,我们才会感受到与“人”的脱离吧,
我们是人,不是符号。
我们是人,不是符号!

将我们符号化的人,大概只是为了“食粟”吧。
而集体的威能,不也来源于个人么?

第12军不是英雄,不是野兽,他们是人。
他们只是想让战友们,有个更好的明天罢了。
战争到了最后,还真是悲凉啊。

It is not about Berlin,
这已经无关柏林
It is not about the Reich,
这已经无关帝国
It’s about the men,
这关系到那些
Who fought for them,
为帝国奋战的人
What peace can they expect?
他们能指望何种安宁?

Never again.
消亡吧,战争!
将成为人的权利交回到每个士兵的手上。
是的,鼓吹战争的人都该死。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以盟军胜利宣告结束。纽约时报广场上,一名年轻水手难捺心头喜悦,揽起身旁一名素不相识、穿白色制服的护士,大胆亲吻。

附上歌词:

See the Reich in flames!
目睹帝国在燃烧!
Try to save Berlin in vane!
柏林已经无力回天!
It’s a road to death and pain!
一路以来满是伤痛和死亡!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河的对岸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就是战争的终结!
Who could ever have believed?
曾有谁会相信?
Seems like nothing’s been achieved.
仿佛6年以来一事无成
Just to walk a day,
岁月穿梭
Go all the way,
形势巨变
The fronts are closing in!
转眼前线已经逼近!
As the end is drawing near,
眼看末日将至
The Twelfth Army interferes.
第十二军从中介入
Open up a route,
打开一条通道
Get people out,
使军民得以逃脱
It’s forces spread out thin!
它的部队散布在各条战线上!
It’s the end of the War!
这就是战争的终焉!
Hold the corridor!
守住这条通道!
Reach for Elbe’s shore!
奔向易北河的彼岸!
It’s the end, the War has been lost!
都结束了,战争已然失败!
Keeping them safe, ‘Till the river’s been crossed!
确保人们安全,直到他们越过河的对岸
Nicht ein Schlacht, ein Rettungsaktion!
这不是战斗,这是营救!
Holding their ground, ‘Till the final platoon!
他们坚守阵地,直至最后一个排撤出!
Hurry up, we’re waiting for you!
快着点,我们都在等你!
Men of the Ninth,And civilians, too!
第九军的弟兄,还有那些平民!
Dispossessed!
丢盔卸甲
Surrendering to the West!
向盟军投降!
Who’ll survive and who will die?
谁会幸存而谁会战死
Up to Kriegslück to decide.
交给战争的命运来安排
Those who made it ‘cross,
那些成功渡河
Without a loss,
无事幸存的人
Have reason to reflect!
有理由向后世讲述这段故事!
It is not about Berlin,
这已经无关柏林
It is not about the Reich,
这已经无关帝国
It’s about the men,
这关系到那些
Who fought for them,
为帝国奋战的人
What peace can they expect?
他们能指望何种安宁?
It’s the end of the War!
这就是战争的终焉!
Hold the corridor!
守住这条通道!
Reach for Elbe’s shore!
奔向易北河的彼岸!
It’s the end, the War has been lost!
都结束了,战争已然失败!
Keeping them safe, ‘Till the river’s been crossed!
确保人们安全,直到他们越过河的对岸
Nicht ein Schlacht, ein Rettungsaktion!
这不是战斗,这是营救!
Holding their ground, ‘Till the final platoon!
他们坚守阵地,直至最后一个排撤出!
Hurry up, we’re waiting for you!
快着点,我们都在等你!
Men of the Ninth, And civilians, too!
第九军的弟兄,还有那些平民!
Dispossessed!
丢盔卸甲
Surrendering to the West!
向盟军投降!
See the city burn on the other side,
目睹对岸的城市熊熊燃烧
Going down in flames as two worlds collide.
在两个世界的冲突中支离破碎
Who can now look back with a sense of pride?
现在还有谁能笑对过去?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易北河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战争就结束了!
See the city burn on the other side,
目睹对岸的城市熊熊燃烧
Going down in flames as two worlds collide.
在两个世界的冲突中支离破碎
Who can now look back with a sense of pride?
现在还有谁能笑对过去?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易北河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战争就结束了!
It’s the end, the War has been lost!
都结束了,战争已然失败!
Keeping them safe, ‘Till the river’s been crossed!
确保人们安全,直到他们越过河的对岸
Nicht ein Schlacht, ein Rettungsaktion!
这不是战斗,这是营救!
Holding their ground, ‘Till the final platoon!
他们坚守阵地,直至最后一个排撤出!
Hurry up, we’re waiting for you!
快着点,我们都在等你!
Men of the Ninth, And civilians, too!
第九军的弟兄,还有那些平民!
Dispossessed!
丢盔卸甲
Surrendering to the West!
向盟军投降!
See the city burn on the other side,
目睹对岸的城市熊熊燃烧
Going down in flames as two worlds collide.
在两个世界的冲突中支离破碎
Who can now look back with a sense of pride?
现在还有谁能笑对过去?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易北河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战争就结束了!
See the city burn on the other side,
目睹对岸的城市熊熊燃烧
Going down in flames as two worlds collide.
在两个世界的冲突中支离破碎
Who can now look back with a sense of pride?
现在还有谁能笑对过去?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易北河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战争就结束了!
See the Reich in bane!
目睹帝国在燃烧!
Try to save Berlin in vane!
柏林已经无力回天!
It’s a road to death and pain!
一路以来满是伤痛和死亡!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河的对岸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就是战争的终结!
See the Reich in flames!
目睹帝国在燃烧!
Try to save Berlin in vane!
柏林已经无力回天!
It’s a road to death and pain!
一路以来满是伤痛和死亡!
On the other shore,
越过河的对岸
There’s the end of the war!
就是战争的终结!
来源:网易云音乐

【Muses’ Music 3】皇后大道中上人民如潮涌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卢梭
人类第一个国王乃是一名成功的士兵,国家的功臣无需有荣耀的祖先。
——伏尔泰


由于各种原因拖更了几天,十分抱歉。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罗大佑的《皇后大道东》,这首歌其实一直给大家的印象都挺low的啊【笑】,更多的时候是作为“劲爆舞曲”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这首歌创作于1991年,而在创作之时刚过去不久的八十年代,香港正笼罩在“回归中国”和香港政体冲突的忧虑之中,香港人正在何去何从中迷茫,《皇后大道东》则唱出了香港人民的心声。
在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之后,这首歌依然有他的现实意义。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上人民如潮涌

皇后大道西暗喻西方民主价值观,
皇后大道东则指代东方的左翼思想。
这又何曾只是香港。
如今,我们似乎走在大道之中。
但皇后大道上的忧虑又何曾不是我们的忧虑?

皇后大道中上人民如潮涌

接上萤火刚创立时候发生的那几件事,现在的事不也一样么?
不要忘记昨日的忧虑,不要忘记历史的忧虑。
伟大同志,请搞新意思。

附上歌词: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有个贵族朋友在硬币背后 青春不变名字叫做皇后
每次买卖随我到处去奔走 面上没有表情却汇聚成就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照买照卖楼花处处有单位 但是旺角可能要换换名字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这个正义朋友面善又友善 因此批准马匹一周跑两天
百姓也自然要斗快过终点 若做大国公民只须身有钱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冷暖气候同样影响这都市 但是换季可能靠特异人士
空即是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即是色即是空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这个漂亮朋友道别亦漂亮 夜夜电视萤幕继续旧形象
到了那日同庆个个要鼓掌 硬币上那尊容变烈士铜像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会有铁路城巴也会有的士 但是路线可能要问问何事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来源:网易云音乐

【Muses’ Music 2】Also sprach Zarathustra

某日清晨,查拉图斯特拉跟曙光一同起身,走到太阳面前,对它如是说道:

“你伟大的天体啊!你如果没有你所照耀的人们,你有何幸福可言呢!”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三联书店钱春绮译本

曲如其名,施特劳斯的这首交响诗灵感来源于尼采的著名哲学小说《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他们都描绘了相似的idealism:The born of a superman.

1896年在法兰克福首演后,成为了古典音乐中的经典曲目。全篇共分九章:

  1. Einleitung, oder Sonnenaufgang(序,或日出)
  2. Von den Hinterweltlern(Of Those in Backwaters)
  3. Von der großen Sehnsucht(莫大的渴望)
  4. Von den Freuden und Leidenschaften(欢乐与激情)
  5. Das Grablied(坟墓之歌)
  6. Von der Wissenschaft(科学与学习)
  7. Der Genesende(康复)
  8. Das Tanzlied(舞曲)
  9. Nachtwandlerlied(流浪者夜晚之歌)

分别与尼采的书相对应,描绘查拉图斯特拉的半生

其中最著名也是最宏大的是序章:日出(即开头使用小号等演奏的若干秒)。这一段由于曾经被《2001太空漫游》做bgm而家喻户晓。

施特劳斯运用了大量乐器的主泛音合奏营造宏伟感和史诗感:最初是小号的音调升高表现朝阳从地平射出万丈光芒,鼓的震颤体现某种原始的粘着力;紧接着小号再次介入,以其独有的音色令人震颤;有力的小号音逐渐升高,到达一个峰值后略微下降,好像英雄对他的使命瞬间有些力不从心——不过立刻又进行尝试——这次他成功了,小号的吹奏也到达顶点;最后以四个泛音的和弦为伟大的意志收尾。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
by Caspar David Friedrich

上帝已死,一位超人和初升的朝阳一并诞生,指导世人开启新时代。你再也无法找到比这更有力的对生命和意志力的描绘了。

【东山的杂谈】7月4日杂谈

早上去坐地铁。地铁上的人还是那么多,还是那么多学生,那么多上班族,那么多老人家,谈论的问题还是那么家常,还是那么平凡,甚至普通的和两年前那样。

一些巨大的事情,对于底层民众的影响,是十分缓慢的,如同生活环境对人的潜移默化一般,若是不回头去看,谁又会知道改变了什么。

当然,事实上,这些巨大事情,能起到的影响绝对不比菜价上涨,油价上涨,工资不涨要低许多许多。因为很多关心着大事的人,其本身不是在生活,就是不知道生存是何物。天地良心,耕耘着一亩三分地,哪有那个闲空操心皇帝今天吃的是什么?

日复一日,念叨着今日的惨淡,担忧着明天不再升起的太阳。殊不知,更多的人本身就没有见到过太阳。我自然没有那个闲空去操这样的圣母心,也没那能耐去说向下对比你会发现很幸福。我想说的是,就好像每天赶着去上班,赶着去上学,赶着去买菜的人一样,绝大部分人还是过着这样短浅的生活,甚至是这样短浅的生存。

或许我会选择劝想要继续奋斗在自己抗争中的人早点看清事实。事实当然也有可能是继续奋斗,但是于我而言,我没有这样那样崇高的目标,没有这样那样献身的精神。自找到了生活一部分的幸福后,我还是选择拥有现在还算是美好的生活吧——尝试着把一些事情放在看不到的地方吧,总之看多了也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好处。

顺便吐槽一下,其实很多时候觉得这些掀起的言论,平均在国土上,不过是一小块尘土罢了。自然可以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过要燎原也得有草罢。

【LZ’s Café】An introduction.

Hello People!欢迎来到萤火的LZ’s Café. 本人是LZ的店长&唯一的职员,LZ for Lorenzo Zhu,and that would be me. 喜欢喝好喝的咖啡,在美帝某垃圾大学学两个冷门专业的我会这里时不时分享一些有趣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咖啡冲煮,自己的天文摄影作品及有趣的文学和哲学文章。

【Muses’s Music 1】Europa’s blood is borne of these.

这里是萤火的最新栏目,Muses‘s Music,命名自希腊神话中主司艺术与科学的九位古老文艺女神的总称。Muses将为大家带来美妙的音乐与诗歌,以赞颂美丽的世界。

告诉我,缪斯,那位聪颖敏睿的凡人的经历,

在攻破神圣的特洛伊城堡后,浪迹四方。

——荷马《奥德赛》

《Europa》by Globus

(推荐与音乐一起阅读)

战争铸就辉煌,

战争带来死亡。

孙子有云:

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这首《Europa》正是一首欧罗巴土地上血与泪的史诗。

阿金库尔战役开启了英国的胜利,滑铁卢战役宣示着帝国的覆灭。

普瓦捷的一蹶不振,布汶战役的无尽荣光。

玫瑰战争的同室操戈,百年战争的血流成河。

交织着英法两国的千年情仇。

 

博斯沃思战役吹起查理三世的挽歌,奥克角登陆敲响第三帝国的丧钟。

斯大林格勒唤醒红色的巨熊,约克角开启历史的新篇。

自由与力量推动着历史的车轮。

 

从闪电入侵波兰,到德累斯顿之夜。

从意大利之役,到滑铁卢惨败。

从格拉沃利讷海战,到敦刻尔克大撤退。

盛衰的轮回从未停止。

 

历史的车轮滚滚,

杀戮的脚步不停。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Never Again.

附网易云音乐歌词,译者@潮鸣夕落

感觉译的一般,改天自己试译一次。

From Agincourt to Waterloo
从阿金库尔到滑铁卢战役

Poitiers and then anjou
从普瓦捷会战到安茹战役

The Roses War,the Hundred Years
蔷薇战争与百年战争

Through battlefields of blood and tears
穿越洒满血与泪的战场

From Bosworth Field to Pointe Du Hoc
从博斯沃思菲尔德至奥克角登陆

Stalingrad and the siege of York
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到约克角围攻(即马斯顿荒原战役)

The bloody turf of Gallipoli
加里波利染满鲜血的草地

Had no effect on the killing spree
无法阻止杀戮的狂热

Bannockburn to Austerlitz
从班诺克本战役到奥斯特里茨战役

The fall of France and the German Blitz
法兰西的沦陷和德意志的闪电战

The cruelest of atrocities
世界上最残酷的暴行

Europa’s blood is borne of these
欧罗巴的血液承受这一切

Heaven help in all our battles
愿上帝阻止所有的战争

Heaven see love,heaven help us
发现爱,拯救我们

Bolsheviks and feudal lords
布尔什维克与封建领主

Chivalry to civil wars
从骑士制度到内战

Fascist rule and genocide
法西斯的统治和屠杀

Now we face the rising tide
现在我们将面对的会更加猖獗

Of new crusades,religious wars
新十字军东征,宗教之战(即三十年战争)

Insurgents imported to our shores
叛乱弥漫到我们的海岸

The western world,gripped in fear
在被惶恐夹击的西方世界

The mother of all battles here
所有战争源流之物

Heaven help in all our battles
愿上帝阻止所有的战争

Heaven see love,heaven help us
发现爱,拯救我们

Avant hier,anons etre
前天,明天

Deja demain,(nous) sommes eclairee
我们将会明了

All glory,all honor
所有的荣耀和美誉

Victory is upon us
我们终将胜利

Our savior,fight evil
我们的救世主对抗邪恶

Send armies to defend us
派遣大军保卫我们

Empires built,and nations burned
帝国建立与国家灭亡

Mass graves remain unturned
未被填上的万人坑

Decendants of the dispossessed
被放逐者的子孙后代

Return with bombs strapped to their chests
带着绑在胸膛上的炸弹归来

There’s hate for life,and death in hate
对人生的憎恨,憎恨中的灭亡

Emerging from a new caliphate
从新的哈里发统治中浮现

The victors of this war on fear
在战争中战胜恐惧的胜利者们

Will rule for the next thousand years
将统领之后的几千年

All glory,all honor
所有的荣耀和美誉

Victory is upon us
我们终将胜利

Our savior,fight evil
我们的救世主对抗邪恶

Send armies to defend us
派遣大军保卫我们

Europa,Europa
欧罗巴,欧罗巴

Find better days before us
让我们在死前看到美好未来

In kindness,in spirit
因仁慈和鼓舞之名

Lead us to a greater calling
引领我们听从更高的召唤

Leningrad,Berlin Wall
列宁格勒战役,柏林墙

March on Rome,Bzyantium’s Fall
进军罗马,拜占庭的陨落

Lightning War,Dresden night
闪电战,德累斯顿之夜

Drop a bomb,end this fight
投下核弹,结束战争

Never again
永不重演

 

 

 

关于本站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鲁迅《热风·随感录四十一》